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耀嵩的博客

光耀嵩山

 
 
 

日志

 
 

给李子梨子栗老师的信  

2008-10-02 08:0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尊敬的李子梨子栗子老师:

看了赵忠祥老师和蓝天同学的诗及您的言论后,笔者受到了很大启发,从诗中看到了赵老师和蓝天同学为“神七”喝彩奔放的爱国激情,从您言论中看出了您在格律诗特别是在古入声韵等方面的深厚底蕴以及您对前者的客观评价。由此,笔者也拜读了您的“五手”诗,但读后非常令人失望,主要表现在词不达义、用词不当、牵强附会和堆砌生涩,基本上存在于每一字句中。以已之见,您那几首诗除在韵律方面远远超地赵老师和那个半吊子学生,及第一首的“王侯车马”和“山海风云”两词对仗工整外,其他语句让人一看就像个很专业的二半吊子写的,真正在寓意和思想内容方面还不如前者。

至于老师批评所谓“老干部体”之类的言论,笔者却有不同的看法,我仍很赞成毛主席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之高见。有位老师在谈到写格律诗时曾这样说过,他自国家推广普通话后,将常用的如一、七、八、吃、喝、学、习、出、国等之类的古入声字,都是按普通话平仄入诗的。他还说,诗是让人看的,也是让人听的,故此言之。

综之,笔者是这样想的,中国终究是个诗的国度,且诗永远是反映社会现实的,不管是用什么体裁写诗,都应该将其思想内容放在首位,当然艺术和形式的完美统一是最好不过的。说到此笔者有这样一个想法冒昧说出,若利用您的学识和名气,再结合国内一些权威,如果将格律诗写作与普通话推广相结合,来个推陈出新该多好啊,若都在煞费苦心掀助“赵诗风波”,把文学形式给炒红炒紫,却把当今国人欢庆、举世瞩目的“神七”盛事给冷落了。(大半吊子)

 

 

附:李子梨子栗子诗文:

 

附一:赵忠祥同志的诗到底有多烂 (2008-09-29 11:28:40)

嘻嘻体位的著名主持人赵忠祥同志,从飞船发射基地回来后,心情激动,写了一手七律《神七赞》,一些网站报道了这事,新浪更是把这手诗推到了浪首。于是一些网友开始骂老赵,大概意思是诗写得太烂,不合格律云云。连四川的剧作家魏明伦也参乎进来了。老赵同志的这手诗是这么写的:

 七律:《神七赞》

 飞船腾焰入云霄
    
载我英豪举世骄
    
出舱漫步伴天链
    
定轨疾驰巡鹊桥
    
自古升空常似梦
    
从今奔月竞如潮
    
敢请嫦娥捧陈酿
    
桂花香满共玉瓢

 老赵到底会不会写诗,他这手诗到底有多烂呢?要说起来,老赵还是懂一点的,说他“平仄完全乱了套”,有点言过其实。他至少懂得每一句的平仄格律,而且竟然还懂得第七句的仄仄平平仄平仄的特殊句式(例如:我自横刀向天笑)。当然,他的格律不是没有问题,第二联和第一联就失粘了,第四联和第三联再一次失粘,同时,末句的“玉”字当平用仄,失律了,大概他以为这就是拗救,用“玉”字救“陈”字罢。从老赵仄声字的用法来看,他大概是不懂入声的,所以他都用的普通话的仄声字,这应该不是巧合。抛开格律不谈,老赵对诗的语言的把握能力也是比较烂的。意象陈旧、干瘪,诗的味道不足,语感很垃圾,是一种典型的“老干体”,而“老干体”,一直是真正的诗人批而判之、嘲而笑之的对象。
   
有传说老赵在跟人学诗,看来他是猴急了一点,还没学到家就匆匆地出来显摆。不过,人老赵毕竟是个主持人,不是文人,能写写也就不错了,大家看个乐呵,没必要骂得太狠。其实,那些骂人的,绝大部分还不如老赵的水平,从他们的话里就看得出,都是不懂装懂的主。就说魏明伦吧,大抵算个文人,他指出了老赵诗的一些格律问题,但他说老赵“第七句和第八句平仄错乱。”其实,老赵同志的第七句完全是正确的,是一种特殊的平仄格式。由此可见,老魏同志也是个半吊子的主,不会比老赵同志强到哪里去。
   
平仄、格律这些东东,在旧社会,是蒙童就能搞定的,而现在,连大学中文系的博士都搞不定了。不要说博士了,就连易中天这位古代文学的博导,也不比老赵同志强多少,在网上也闹过笑话。不过,如果他们和文学“大师”余秋雨同志比,那他们都是蜥蜴,只有老余同志是鳄鱼:)。网上疯传的老余同志的大作如下:

 本为望海筑此楼,

 岂料远近皆望楼;

 风晨雨夕独登临,

 方知何处是泰州。

 很好很强大。有老易同志、老余同志这样的学者、大师,我们又何必苛求老赵同志这位票友呢。
   
写完这篇博客,发现一个博友“蓝天”同学改了老赵的诗:
    
神七吐焰射凌霄,

尽显三雄满世骄。

踱步出舱一小步,

疾驰宇宙万里涛;

腾空自古寻天路,

奔月如今驾海潮。                               

 敢问嫦娥端桂酒,

周天香洒满天飘。

可以说,这又是一个半吊子。头一句“七”字就出律了(一看就是不懂入声的主),第三句仄仄仄平仄仄仄,大拗句,第四句又出律了。第七句老赵本来就没错,改后格律也没错,但更烂了。

 

附二:七律五手(五手:作者注) (2008-06-22 18:36:03)

标签:文化  诗词 格律 诗歌 李子词 李子体 

分类:李子诗词

一 丁亥重陽後一日
憑欄袖手雁初飛,鳳閣龍樓接太微。久矣長街無大事,依然御柳有斜暉。
王侯車馬九門出,山海風雲一詔歸。漠漠秋寒舉楓火,新恩又報幸牛衣。
注:是日某會閉幕。

二 爬山戲作
西山作隊仲春遊,巉石天梯鬼見愁。下野花紅風選舉,上峰雲白鳥輕浮。
擔心失落頻伸手,奮力追攀只羨頭。放縱長安煙火色,阿誰指示最高樓。

三 讀國初史
天安門上日初懸,歌罷王風頌永年。腹有陽謀蛇出洞,臂開大纛鐵生煙。
中原糯土飽千鬼,老將白頭書萬言。楚雨燕霜今夜靜,依偎小字到燈前。

四 矽肺
窿洞陰森隱大山,生門死路復盤盤。夜中人哭狐鴞和,地底風來草木寒。
一片荒墳飽兄友,兩襟肺血惜針丸。尾砂壩下瀾湍水,木斗燈殘與鬢殘。
注:矽肺病,一種礦山職業病。木斗,一種淘洗礦砂的簡易工具。

五 故人適京紀飲(詞韻)
帝京燈火夜繽紛,我自楚湘君自秦。曾戲掌紋論命運,終知足迹是生存。
中年亦有將軍肚,盛世俱非下崗人。語到深心已深醉,一杯濁酒潑紅塵。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